危機公關

來源:網絡 更新日期:2020-03-30 12:08 點擊:13039

  萬象  考研培訓機構為何亂象不息   2018年研究生報考人數達到238萬人,考研為何越來越熱?視覺中國供圖   10月2日,安徽阜陽,在阜陽師范學院自習教室內,不少準備考研的大學生在緊張苦讀,備戰考試。視覺中國供圖   10月10日起,2019年考研開始了網上的正式報名,大學里的考研黨如今進入了最后沖刺時間。從暑假開始,考研培訓的廣告貼滿了一個又一個高校,高校周圍的培訓機構也開始了一輪又一輪的沖刺輔導,“二戰輔導班”“沖刺備考營”“名師一對一”讓備考學生心甘情愿地掏空腰包。   針對考研的培訓由來已久,考研輔導機構的數量也在逐年上升,其中的亂象更是愈演愈烈。不少學生反映,考研培訓機構收費高性價比低、輔導內容師資和廣告不符、培訓環境差、安全隱患多,不僅讓價格高昂的學費打了水漂,耽誤了考研前珍貴的復習時間和復習進度,直接會影響考研結果。   上萬學費換來的原來是夸大宣傳   如今,在網上搜索“考研培訓”就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考研機構所做的廣告。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看到一家北京知名考研機構的廣告上寫著:“30800元起,全科輔導補習,熱門專業定向輔導,985、211名校對口專業輔導。”在另一家北京某考研機構的宣傳單上危機公關

  萬象   考研培訓機構為何亂象不息   10月10日起,2019年考研開始了網上的正式報名,大學里的考研黨如今進入了最后沖刺時間。從暑假開始,考研培訓的廣告貼滿了一個又一個高校,高校周圍的培訓機構也開始了一輪又一輪的沖刺輔導,“二戰輔導班”“沖刺備考營”“名師一對一”讓備考學生心甘情愿地掏空腰包。   針對考研的培訓由來已久,考研輔導機構的數量也在逐年上升,其中的亂象更是愈演愈烈。不少學生反映,考研培訓機構收費高性價比低、輔導內容師資和廣告不符、培訓環境差、安全隱患多,不僅讓價格高昂的學費打了水漂,耽誤了考研前珍貴的復習時間和復習進度,直接會影響考研結果。   上萬學費換來的原來是夸大宣傳   如今,在網上搜索“考研培訓”就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考研機構所做的廣告。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看到一家北京知名考研機構的廣告上寫著:“30800元起,全科輔導補習,熱門專業定向輔導,985、211名校對口專業輔導。”在另一家北京某考研機構的宣傳單上,則是“28800元起,全日制上課,隨報隨學,一線名師大咖任教”等字樣。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發現,根據網上的報價,幾乎所有線下的考研培訓課程均在2.5萬元危機公關

原標題:沙特:王儲不清楚卡舒吉如何被殺 當局正尋找遺體海外網10月22日電 沙特外交大臣阿德爾?阿?朱拜爾(Adel al-Jubeir)21日告訴??怂剐侣劮Q,利雅得不清楚卡舒吉(Khashoggi)如何被殺,也不清楚其遺體在何處。然而,就在一天之前,沙特官方聲稱該位記者在沙特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內的一次“斗毆”中被殺。朱拜爾再次強調,卡舒吉被殺身亡是“流氓行徑”(rogue operation),王儲并不知情,并指,王儲稱該事件為“巨大的錯誤”。朱拜爾表示,沙特正致力于確認該事件的原委,并搜尋卡舒吉遺體。他說,沙特的調查最初是由有關該記者是否離開伊斯坦布爾領事館的相互矛盾的報道引起的。朱拜爾還表示,利雅得希望任何對卡舒吉之死負有責任的人都要承擔責任。就在沙特阿拉伯聲稱卡舒吉在領事館的“斗毆”中死亡的一天之后,有關當局宣布拘留了18名嫌犯。沙特阿拉伯司法大臣也在其官網發布消息指,卡舒吉被殺案將按沙特阿拉伯法律進行調查,因為犯罪行為發生在沙特行使主權的區域。沙特司法大臣指出:“對沙特公民卡舒吉的案件將完全按照沙特法律進行客觀審理,因為此案發生在沙特行使主權的區域。案件將根據沙特王國相關程序進行審理,并將在完成所有必要調查后提交法院。”10月危機公關

埃爾多安表示將公布土方的詳細調查。(圖:美聯)原標題:土耳其23日將公布沙特記者遇害調查:后果很嚴重!海外網10月22日電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周日表示,他23日將與所領導執政正義發展黨的國會議員開會,屆時將會針對沙特阿拉伯知名記者卡舒吉(Khashoggi)喪命案,宣布土耳其方面的調查結果。據美聯社消息,埃爾多安在伊斯坦布爾發表演說時表示,他會宣布土耳其方面調查此案的詳情,伸張正義。據報道,埃爾多安的演說發表于沙特阿拉伯星期六早些時候的一份聲明之后,該聲明最終承認59歲的卡舒吉已經在領事館去世,盡管其解釋說他在一次“斗毆”中被殺,但遭到了國際上的懷疑和對掩護的指控。沙特阿拉伯方面還表示,涉案的18名沙特人被捕,幾名高級情報官員被解雇。土耳其的親政府媒體則對此作了不同的披露,報道稱一支15人的沙特襲擊小組前往土耳其殺害華盛頓郵報的這位專欄作家,在幾小時后乘私人飛機離開土耳其。“這15個人為什么來這里?為什么有18人被捕?所有這些都需要在其所有細節中加以解釋,“埃爾多安質問道。2018年9月29日,英國倫敦,沙特記者賈邁勒·卡舒吉出席《中東箴言報》舉辦的活動。圖片來源:視覺中國稍早前,正義發展黨(AK Party)副主席柯土爾穆斯危機公關

  大學校園,你所不知道的95后   求學路上的“份子錢” 你隨不隨?   “我拉黑了幾個讓我去參加婚禮的同學。”   甄珍今年大三,她覺得自己平常是個“挺慫的”的人,但在“隨份子”這件事上做得很決絕:“其實我們關系沒那么好,去參加婚禮、隨份子都是沉重的負擔,并不是從心底發出祝福。”   10月向來是婚禮旺季。最近,《這是一篇關于你本碩博期間份子錢的綜述》的公眾號文章抓住了埋頭在手機上發紅包的學生群體的眼球。有些原本就糾結于該不該隨份子、該隨多少的學生站到了“約定俗成”之外,開始審視“份子”到底帶來了什么,意味著什么,甚至在同齡人之間還有沒有存在的必要。   來自蘭州一所大學土木工程專業的碩士三年級學生李科回憶,從大學一年級向家里要錢發出第一筆婚禮禮金開始,至今他已經給將近30個同學隨過份子,一般“200元到600元不等”。   隨份子帶來的經濟壓力,讓這個大大咧咧的理工男有點糾結。李科出生在山西的農村,讀研究生以后“就不好意思和家里要錢了”,他的經濟來源是助學貸款、助學金、獎學金和兼職收入。如今份子錢隨著物價水漲船高,“隨一次相當于一個月的伙食費”。去年9月20日到10月10日之間,李科有4個危機公關

分享:

麻将一赖到底